我已授權

註冊

徐留平這一年:紅旗表現破冰 一汽仍面難題

2018-08-07 03:19:15 時代周報  倪佳
時代周報記者 倪佳 發自廣州
  
時代周報記者 倪佳 發自廣州

  “我必須把紅旗做好。”去年8月2日,調任一汽集團任董事長兼黨委書記之後,徐留平把紅旗品牌的復興擺在工作的首位。

  “我們將集一汽集團之全力來打造紅旗品牌的產品和服務。”在來到一汽集團後,徐留平對一汽集團一系列大刀闊斧的人員構架調整,讓公司內部及外界均感受到一汽史無前例的改革決心。

  今年7月底,恰逢紅旗品牌60周年,也是徐留平執掌一汽的1周年。兩者的命運在某個歷史的瞬間似乎更為緊密地綁在了一起。

  一年過去了,徐留平目前的三板斧已經祭出,只是其最需要解決的紅旗品牌和一汽集團整體上市依然沒有太明顯起色。

  接下來紅旗如何發展?如今的紅旗品牌依然需要外來技術的支撐。

  一汽紅旗一位內部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今年紅旗整體的表現不錯,公司內部有信心完成年初制定的3萬輛的目標,“全新產品的H5今年4月底才上市,銷量表現正穩步上升,每個月都完成了銷量目標,且以個人消費為主”。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直以長子自居的一汽集團需要關註的不僅僅是紅旗品牌,做好奔騰品牌來支撐紅旗品牌,才是更符合長遠利益的戰略目標,只是徐留平似乎沒有這樣的時間和精力。

  紅旗表現破冰

  巧合的是,8月1日是紅旗60周年的紀念日,8月2日則是徐留平到任1周年的日子。發展紅旗,是徐留平到任一汽後的首要工作。

  缺乏年輕消費者關註仍然是紅旗品牌的尷尬。總結歷史上紅旗的優勢,幾乎可以說是坐擁著國內最先進的造車技術以及最豐富的產業鏈資源。但是,隨著改革開放,國外先進技術的不斷引進,市場化競爭開始讓紅旗優勢不再。即便是紅旗以往的客戶,也開始選擇了那些技術更先進、表現更穩定的進口或合資產品。

  直到去年8月,從長安集團空降到一汽集團任董事長兼黨委書記的徐留平,紅旗品牌的再度復興開始成為一汽上下的目標。

  在徐留平大刀闊斧的改革和調整之下,一汽紅旗表現有所起色。

  根據一汽集團官方公布了最新的銷售數據:今年16月,紅旗品牌共實現9363輛,零售6045輛,分別增長472%和239%。其中,6月共銷售3003臺,零售2700臺,創下月度銷售紀錄。H5的6月份批發量為2120輛,零售量為1833輛;H7的6月份批發量為883輛,零售量為867輛。

  對於一汽集團年初對紅旗3萬輛的目標任務,一汽集團官方對此表示,有信心完成既定目標,下半年計劃將經銷商數量增加到100家,同時旗下首款純電動SUV—E-HS3也將迎來上市。

  紅旗在銷量上有了起色,也讓外界有了更多的期待。一位不具名分析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紅旗品牌相對自身而言有了一定程度的突破,但是要面對如今市場白熱化的競爭,還需要拿出更多的誠意和營銷手段。

  8月5日,紅旗品牌還對外宣布社招高管人員,其中包括產品規劃和項目管理部副部長,以及紅旗品牌的車型策劃總監。此前業內有觀點認為,此次的公開社招高管人員,也能夠看出如今一汽集團求賢的開放思路。

  一汽這一年

  徐留平到任之前,一直以“共和國長子”自居的一汽集團,在乘用車領域的表現一直是“扶不起的阿鬥”形象。無論是漫長的發展歷史,還是前幾年曝出的腐敗醜聞,一汽集團旗下的乘用車都是“大投入+大虧損”的狀態。

  紅旗品牌2016年全年才賣出4800輛,一汽奔騰當年僅銷售10.73萬臺,同比下跌29.3%。耗資數億元打造的全新一汽歐朗品牌宣告全面失敗,銷量慘淡的表現令一汽轎車(000800,股吧)號稱500億元的研發投入顯得十分尷尬。

  在徐留平大力度的調整下,跌入谷底的一汽有了起色。但外界對於徐留平原本制定的目標,多少有一定的擔憂。根據此前公開資料顯示,徐留平對一汽集團未來的預期是:紅旗品牌成為中國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為達成這一使命,新紅旗將奮力向2020年銷量10萬輛級,2025年30萬輛級,2035年50萬輛級的宏偉目標邁進;奔騰品牌在20202025年成為一流品牌、行業前五,進入國內自主品牌第一陣營。

  如今的情況是,紅旗在集全集團之力的助力下有一定起色,但是奔騰品牌依然表現羸弱。官方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奔騰品牌銷量4.73萬輛,駿派品牌銷量則為1.24萬輛,森雅品牌銷量為2.10萬輛。

  原本徐留平對於奔騰事業部的預定目標是30萬輛,組建將近1年時間的奔騰事業部,今年上半年的整體表現為8.07萬輛,作為曾經的花旦,奔騰品牌上半年的銷量出現同比下滑11.64%。

  此前,一汽轎車曾經公開承認,目前紅旗產品處於品牌培育期,尚未形成規模效應,對公司當前經營發展構成壓力,因此將紅旗品牌剝離。

  事實上,剝離紅旗品牌之後,一汽轎車也依然沒有太多起色,根據一汽轎車公布的預計2018年16月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盈利:6000萬元1億元,預計業績同比下滑63.03%77.82%之間。

  有分析人士指出,相比較紅旗品牌而言,奔騰事業部的情況或許更亟待徐留平的解決,畢竟奔騰事業部的表現直接關系到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的同業競爭問題,從而影響到一汽集團整體上市的進程。

  整體上市仍是難題

  把註意力過於集中在紅旗品牌之下,讓公眾輿論一時忽略了一汽集團還有整體上市的難題。

  事實上,當初剝離紅旗也是為了一汽集團的整體上市計劃作出的部署。自紅旗2016年底剝離之後,一汽股份在2017年的財報情況要好看不少。

  距離2011年作出“解決同業競爭,實現整體上市”的承諾已經過去7年時間,一汽股份已經數次擬懇請上市公司股東大會同意將即將到期的承諾再延期3年。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申請的延期。

  2017年9月18日,一汽集團召開深化改革工作動員會,啟動史上最大改革。數天後,一汽技術中心的整改就進入實操階段,組建於1950年的一汽技術中心宣告集散。

  據悉,解散後的技術人員分配到各個事業部,其中大部分主力人員去了紅旗事業部,只留給奔騰事業部約1/3的研發人員。

  有分析人士指出,從目前一汽集團主要將重心放在紅旗品牌來看,相對邊緣的奔騰事業部或許只能依靠自救來解決同業競爭的問題。只是同樣作為事業部成員的奔騰(一汽轎車)和駿派(一汽夏利)似乎在聯系上更為密切了。

  在主導紅旗品牌出現轉機之後,或許徐留平需要分出更多的精力來關註奔騰事業部的表現,如今解決事業部內成員的同業競爭問題,或許要比紅旗品牌的復蘇更為棘手。

  一汽轎車2016年通過股東大會作出延遲3年解決同業競爭的承諾,將在2019年到期,2017年的再次延期希望已經被股東大會否決。那麽,到目前為止,給徐留平留下的時間也只剩1年左右,徐留平此次會如何出牌,將成為其能否圓滿完成任務的一個關鍵。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徐留平這一年:紅旗表現破冰 一汽仍面難題》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