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造車新勢力獲得融資後就是康莊大道?不存在的

2018-09-14 10:55:00 網通社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蔚來的雪中碳

  美國當地時間9月12日上午9點,蔚來(NIO.NYSE)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這距離蔚來8月13日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IPO招股書僅僅過去了30天的時間。火速上市的背後,也顯示了蔚來所面臨的資金壓力的嚴峻。

  蔚來首次公開募股發行價為6.26美元,位於此前確定的招股價區間6.25美元-8.25美元的底端。上市首日報收於6.60美元,較發行價上漲0.34美元,漲幅為5.43%。如果說這個結果只能算差強人意,那麽次日,蔚來收盤報11.6美元,漲75.76%,市值達119億美元,這就讓不少人為之振奮了。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李斌說過造車要200億,不然別玩這個遊戲。這個數字明顯還是保守了。據招股書顯示,蔚來汽車在兩年半的時間裏累計虧損金額高達109.2億元人民幣。雖然從今年開始有進賬,但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來營收4500萬人民幣,較虧損只能算九牛一毛。而且由於2016年大規模騙補事件的發生,政府的新能源補貼退坡,並且由原先的年初撥款改為年後清算。對於原本就大手大腳的蔚來等車企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蔚來打從一開始就堅定不移的走高端路線。即便知道陽春白雪從來都比下裏巴人費錢的多,也不肯壓低成本以次充好。組建團隊,建造工廠,產品研發、品牌推廣等方方面面都不求最劃算,只看高質高效。NIO House作為蔚來造車理念的載體,更是每一個細節都寫著“不湊和”。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要有維持品牌高端定位的現金流,就要開辟更加持續、直接的融資通道,這時候上市似乎是擺在蔚來面前的最好選擇,即便知道美股對中概股向來並不是十分友好。今年在美國三大股指全部上漲,納斯達克指數漲幅達14.47%的光景下,中概股指數卻逆市下跌超過兩成。可喜的是,蔚來上市之後表現強勢,這不僅是給中概股的一針強心劑,於蔚來自身來說,也是種十分高效的營銷和有力的證明。

  李斌的野心很大,他不僅誌在造車,更在試圖構建起整個蔚來生態。而美國上市的這開門紅,不過是初露鋒芒。

  法拉第未來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樂視網(300104,股吧)的劫難之後,賈躍亭遠走美國,有人說是跑路,有人說是臥薪嘗膽,但無論如何,再回來的賈躍亭把所有的籌碼都壓在了FF之上。生活遠比文學苦澀,武俠小說逆襲的橋段在現實中並不是那麽容易實現。經歷了杭州基地挫敗,賈躍亭卷土重來的路似乎又陷入了停滯。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事情直到6月25日才終於有了轉機:恒大集團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股份,間接獲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權,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而Smart King 是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與香港時穎公司合資成立的一家新公司,也就是說,恒大集團入主Smart King直接成為了FF背後的大金主。

  在得到了恒大集團的融資之後,FF在加利福尼亞的工廠已經開始動工;FF廣州南沙工廠也已經正式落地並開工建設。有消息稱,品牌首款車型FF91將有望在今年正式投產。

  從2017年7月起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內,許家印在財富榜上完成了驚人的三級跳,成為中國新首富。資本市場和投資人的持續熱捧讓恒大穩如磐石。似乎比起還在看美國股東臉色的蔚來,攀上許家印這個“靠山”的FF顯得幸運了許多。

  根據協議,恒大的20億美金將分3批到賬。首批8億美金,於合同簽署後到位。第二、三筆各6億美金,將分別約2019和2020年12月31日前到賬。然而資本是高度理性的,許老板出手當然不是為了普渡眾生,而是有條件的。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目前業界盛傳第二、三筆打款設置了對賭條件。通過AB股的設置,即賈躍亭1票抵作10票,恒大1票抵1票,賈躍亭擁有了股東會88%的投票權,恒大只有12%。按照賈躍亭此前言論,首批交付車將在今年年底完成。而一旦賈躍亭不能完成規定的任務,其投票權將會自動轉移給恒大健康控制的持股公司。換言之,按時交不了車,FF可能就姓許了。

  以資金換股權,以空間換時間,這是賈躍亭僅剩的籌碼,是他只能選擇的背水一戰。浮士德輸掉了和梅菲斯特的賭約,卻仍舊得到了上帝的救贖,賈老板如果輸掉了和許家印的賭約,還會再有人救贖他的FF麽?

  特斯拉的風箏線

  和前兩位命運多舛的老夥計不同,特斯拉一直都是資本市場的寵兒,早在2014年,為了投資50億美元建造電池廠,特斯拉就通過可轉換債券成功融資了20億美元。自納斯達克上市之後股價也是一路飆漲,八年翻了六倍。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不僅是在海外市場,近日,我們從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網發現,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已由1億元增至46.7億元。也就是說上海建廠項目啟動以來,特斯拉至少已融得46億元人民幣。

  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對於資本市場的示好,馬斯克卻表示:“不想要你們的錢”。此前,他在社交網站上說:考慮在特斯拉股票420美元處進行私有化。不久之後,特斯拉官網發布了一份馬斯克致特斯拉員工信,證實了私有化的考量並且並不是一時興起。

簡·奧斯汀說:“但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為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在新勢力造車界,這條真理變成了“但凡是想有所作為,總是要找個有錢的金主”。這本身無可厚非。造車是個燒錢的行當,沒有融資是萬萬不行的。但是有融資就能一路凱歌了嗎?不然。

  上市公司的股票主要由外部投資者擁有,因此,管理層必須對公眾負責所以一言一行都被無限放大解讀,一有風吹草動,上市公司的股價就會劇烈波動。並且股市追求短期收益,某一季的財報不盡如人意,股價懲罰會非常迅速。此外,如果股東們不買賬,無論是重大改革,還是長遠的決策,都無法順利進行。

  可以說,上市融資融來的錢,不僅僅是企業可以借力的東風,也是起飛之後甩不開的風箏線。而創始人自主意願越多,和線之間的角力也就愈發緊張。待處處受到掣肘的時候,融資這件事於品牌本身的發展也就弊大於利了。

  前路未可知 需得臨淵屢薄

  整車從立項到量產,中間會有大量的不確定性,任何一個蝴蝶效應都會導致滿盤皆輸,更會讓好不容易融到的錢白白打了水漂。

  很多新造車勢力處於對市場的不自信,在設計方面存在可變性,打著試制的旗號裝量產,一年內多次叠代、延產,這也導致了研發受外界左右和產品定位不明確,造成極大的資源浪費。明確戰略,加大研發投入,盡可能在投產之前發現產品缺陷,減少無謂的試錯是新勢力們需要分外註意的問題。

  而生產作為造車最重要的一環,無論是以威馬為代表自建工廠的直接派,還是以蔚來、小鵬為代表的,以代工開啟快速生產,待取得資質後自建工廠的迂回派,把生產抓到自己手裏都是第一要務。

  最重要的,時間不等人。去年七月末,特斯拉宣布將在年底將Model 3每周的產能提升到5000輛,但是到現在為止,特斯拉連降級後的2500輛周產能目標也沒有實現。蔚來全鋁車身和換電構想到了實操截斷也是各種坑,量產交付更是一拖再拖。在這個大家都在蓄力的市場,品牌的命運,可能就取決於量產車投入市場的時間,每早一天就多一份生機。

  錢不好融,即便融資到位之後,新勢力們也還有太長的路要走。(圖/文 網通社 高姍)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